论坛 产品库 视频 专题 CIO俱乐部 Windows8 实验室 CMO俱乐部 案例

视频网站:谁会在美好来临前三振出局

发布时间:2009-08-26 09:35:00 来源:计世网 作者:佚名
关键字:版权 出局 监管 视频网站 政策
     辗转摸索的盈利模式、纷纷扰扰的版权纠葛、无法回避的多头监管。。。。。。重压之下的一些视频网站们现在已经难以轻松,随之而来的是渐渐清晰的急促喘息声,有人要掉队出局了。

我们都能盈利

谷歌收购了世界知名的视频网站YouTube,代价是每年花上亿美金为它的亏损买单,以至很多分析人士认为谷歌是买了个“败家子”回来。

去年中期,谷歌创始人布林曾对YouTube的盈利时间作出预计:一、两年后。与此不谋而合的是,中国众多视频网站也普遍将大规模盈利的时间表定格在了明年。一派“我们都能盈利”的繁荣景象。

此前,古永锵早早宣传优酷收入已经上亿,跨过了决定生死的“重要的门槛”;土豆网王微也曾表示今年能实现盈利;我乐网王建军表示今年内达到收支平衡;而乐视网刘弘甚至表示他们在去年即已盈利。。。。。。

在谷歌今年的第二季度财报会议上,广告量比去年增长了3倍的YouTube让布林的预言显得诚实可信。而反观中国的视频网站们,一些尴尬的事实证明(比如不久前爆米花网传出的倒闭风声),除却市场排名靠前的极少数网站,余下的那些也跟风表示明年就能盈利的网站们其实更应该考虑另一个问题——明天我会不会被三振出局。

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如果当明年预想中的大规模盈利来临时,不知道有几个网站会有幸参与其中并发自内心的感到美好?长期关注视频领域的记者洪文峰估计,“不会超过三个,最多最多5个。”至于会有多少网站在美好来临之前就出局,洪文峰认为数字将会“很惊人”。

洪文峰表示,门户用了5~6年去实现盈利,视频网站起步比较高,发展相对较快,排名靠前的视频网站在流量上也早已和门户齐平,从时间上推算,视频网站在明年应该可以实现盈利。“视频网站是互联网上非常赚钱的行业,只要看的人够多,盈利是正常的。但不可能每一家都盈利,观众总共就这么多。”

财务报表口述版

尽管每家公司都在宣传自己无限接近盈利临界点。但事实上,视频网站业表面歌舞升平,实际危机四伏的状况已经不是一年两年天了。投资人的耐心、版权的困扰、监管层面越念越紧的紧箍咒,随便哪一条都能成为压垮视频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着视频网站“国家队”之称的第一视频,融资金额高达10亿,是中国目前唯一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企业。但前年、去年的年报显示,有着深厚国资背景的它收支严重失衡,两年来的亏损额近2亿港币。

上市公司的数据必须是真实的。那么,财务报表从未公开的视频网站这两年又活的如何,事实是否真如它们口述的那样盈利唾手可得呢?

土豆网王微在接受计世网采访时坦然地表示,“今年年初融到的5700万美金足够在未来较长时间内支持土豆扩张发展。营收与内容依然是困扰所有视频网站的问题。”

对于视频网站讳莫如深,单凭口述的财务报表,有业内人士揭开了“盈利”的窍门:“我们去年收入八千万,之所以没有像其它网站那样宣称盈利,是因为我们没去做什么财务手段。”

究竟是谁在裸泳,潮退了自然会见分晓。

最后一根稻草

今年是视频网站的高喊盈利年。几年来,视频网站们也从未停止对于盈利模式的孜孜探索。现在酷六网做起了视频购物;我乐网、优酷网也从免费做到了收费。当然,这其中还包括谁都非常看重的3G手机视频,尽管目前看上去在中国大陆普及开来有些远水解不了近渴,但第一视频的公告显示,它们在香港的3G视频业务确实收益不错。

就在前不久,一度曾遭受有关部门闭站处罚的我乐网启用了个人观看视频的收费模式。我乐网CEO王建军认为,收费是视频网站大有可为的营收新途径。

优酷网最近也对郭德纲的8段相声作品实行了收费观看制度,每段10元。可相声迷们似乎并不买账,在论坛“相声坛子”的一项由301位相声爱好者参与投票的结果显示:只有14个人愿意在电脑屏幕上花钱买一笑。

除却盈利模式以外,视频网站,尤其是分享视频网站的另一心忧之事就是版权。在版权方的不依不饶之下,“网友上传”这一避风港已经坍塌风化。视频网站对簿公堂的版权官司几乎月月都在上演。据传优酷在不久前的一起版权诉讼案中斥资百万与版权方达成庭下和解。

事实上,“网友上传”中的网友是真的网友还是视频网站的员工,业界一直存有争议。在今年早些时候,酷六网副总裁姚建疆在接受计世网访问时曾直言,“员工在家里他也是网民。”

针对视频网站的疯狂盗版。近日,央视网携手凤凰网联合建立了“网络视频版权保护联盟”。联盟宣言呼吁:政府主管部门和司法机构加大版权保护力度,为视频新媒体产业的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同时,各加盟单位表示,将全力进行版权保护的协同运作,共同营造保护知识产权的舆论环境。

情况就是这样,谁都知道盗版不好,建立在盗版之上的视频网站危如累卵,盗版延续的时间越久就越容易出事,但谁也不愿意就此放手,一般是能拖就拖,不能拖就打官司,打官司也是拖的一种的方式。激动网总裁张鹤对此行为非常愤怒,“侵权视频网站迟早要遭受报应。”

盈利、版权,对于大多数视频网站来说,这两根稻草已经足够沉重。可要考虑到国家数个部门对视频行业的严密监管,前面这两根稻草又显得不那么碍眼了。

两年前广电总局的一张视频牌照,让一大批视频网站体验了一回梦醒时分。而在近期,当视频网站有了和电视机厂商捆绑合作的新出路时,广电总局的一纸通知翩然而至,那些没有版权的视频网站立刻知趣退出。

下一条监管政令是什么?视频网站们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牌照还是通知,其目的都是净化市场环境,让视频市场归于有序。优朋普乐刘峰就表示,“我们欢迎并支持国家的监管,这对于有牌照,有版权的企业是相当大的利好。”

没有直接数据表明视频行业正处于洗牌震荡之中,但看着时不时传出的谁家资金链断裂、谁家员工纷纷离职、谁家投资人收回投资等消息,难以想象在明年来临之前,有多少网站根本就熬不过今年。


猜你喜欢

-->
比特微信账号
比特微信账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Chinabyte

返回首页 长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