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产品库 视频 专题 CIO俱乐部 Windows8 实验室 CMO俱乐部 案例

圆桌论坛:网络在线营销

发布时间:2009-11-18 17:04:00 来源:比特网 作者:李群
关键字:互联网 金网奖 投资

  比特网(ChinaByte)11月18日消息 由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营销工作委员会(IMCC)主办,“金网奖”组委会和创业中国精英会承办的首届“金网奖” 暨中国互联网发展与投资高峰论坛,于11月17日-18日在京举行。比特网作为官方合作媒体对此次大会进行现场报道。

  圆桌论坛

  以下为主题为“网络在线营销”分论坛的现场实录。

  Eric:下面我们的小组论坛讲的就是在线营销,刚才我们也讲到在线营销方面有很多的专家,他们会讲一讲这个行业将如何发展,人们在哪里能够赚钱,以及在未来营销方面会有哪些发展。大家可能从早上开始一直听到邓锋和其他专家所讲的事情,下面我就介绍专家,第一位是Simon ADRIATICO,P1.CN首席营销官,P1是为中国年轻新贵开设的第一家社交网站;他曾广泛忙碌于亚洲、澳大利亚、美国等地区,下面我们邀请Simon。Kenn,他是来自中国,他已经在中国居住了9年时间,在中国的时间他涉及了一系列的IT解决方案,现在他主要的目标就是为中国和海外的一些消费者,来提供非常创新的网站组合,并且提供很多的调查结果,整个平台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电子商务的选择,让我们邀请Kenn。T.R. HARRINGTON,他的团队是首先全面整合使用搜索引擎及联盟营销,网上抽奖、电子优惠券和其他宣传产品,他在上海创建了达闻营销,他毕业与弗吉尼亚大学,邀请T.R. HARRINGTON。王颖,北极光创投副总裁,王颖女士于2006年加入北极光,她拥有公司财务、收购兼并及管理咨询经验,王颖还曾服务于波音公司,并在邓白氏国际咨询信息工作,邀请王颖女士。张向宁,天下互联科技集团董事长兼CEO,同时担任商务部设立的中国国际投资促进会投融资工作委员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我们邀请张先生。我们的主持人是纪景姝,创业中国精英会的副总裁,纪景姝是中国商界为数不少的女性领袖之一,参加多家创业公司的孵化培育,非常熟悉资本运作,被商业周刊等诸多媒体喻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席运营官,成为澳洲历史上第一个拥有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奖学金的华人。

  纪景姝:谢谢Eric对我的介绍,现在我们讲的是在线营销。大家都在讲营销,不管是在IT、网络,还是所有有兴趣的人,只要你在网络方面有兴趣,你就会谈到营销,所以很高兴看到各位来到这里,首先我们再进行一下自我介绍,请简单的讲一讲你的公司,你所提供的服务。

  Simon ADRIATICO:P1是一个社交网络,为富裕的人群特别是年轻的这些新贵打造,我们已经成立了两年的时间,绝对是一个社交网络,我们在线上线下都一样的活跃,而今天我所讲的就是我们如何影响全部的会员,怎么样来使用我们的营销策略。

  张向宁:天下互联科技集团主要是第一个在中国提供目标性的广告,我们天下互联科技公司,我们的平台也非常好,我们也开发社交网络和营销方面的解决方案,这个在未来有一定的潜力,我们也开始进入到杀毒软件的方面,所以这里面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有很多的潜力在网络上面,包括广告,网上的广告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

  T.R. HARRINGTON:我想网上的广告最重要的一点绝对是流量,让我们用最少的预算来做最多的事情,我们在广告的时候当然要提高整个的销售,提高点击率,在四个礼拜之内就做到。我们怎么样能够做到这一点呢?就是进行一些优化的技术,提供一些增值的解决方案,给大家提供可以解决流量和线上这种流量的问题,我们也是一个付款的搜索引擎,随着中国的网络发展,我们也是在探讨是不是能让更多的人来使用BBS,或者是用其他的社交媒体。

  王颖:我是王颖,来自北极光,我们是一个风投公司,在中国我们的办公室在北京、上海和硅谷,TMT是我们的一个重点,网上营销也是很重要的,我们一直都在找投资的机会。

  Kenn Bermer:我是Kenn,我们开发了一个电子商务的平台,它是一个澳大利亚的公司,是一个获奖的软件开发公司,我们是中国独家销售这些软件的代理商,我们也是谷歌全球的七个合作伙伴之一,除了北美的之外的合作伙伴。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做电子商务,还有整体的解决方案,SUS、SEM网络、网站,还有就是软件开发;另外重点就是电子商务。

  纪景姝:谢谢Kenn,大家可以看到整个专家小组非常的国际化,大家也有很多的营销经验,我们就现在就开始进行讨论。比照一下中国的网上营销和美国的网上营销,首先我们问一下张向宁先生,您在中国的网络业有很多的经验。

  张向宁:我想中国的在线市场可能跟西方世界是很不相同的,大家都知道在西方这些针对特定市场的广告很受市场的欢迎,但是在中国情况是,这些流量是有一些有限的出版商所限制的,他们在市场运营方面有更多的说法,比如说决定权,比如说像新浪,他们是一家主要的网上流量的控制者,很多的这些广告方式,新浪所提供的主要是销售他们的时间板块,实际上它是类似于比较传统的电视做广告的方式,它并不是按照一种数字的广告方式,这样的话就能够让人们去考虑基于广告绩效的衡量,而不是这种服务方式。在这种情况下,它就限制了这种在线针对目标所进行广告的一些方式,限制了一些创新性的广告方式的发展,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我也注意到我们所说的这种针对性的广告,并不是具有很大的针对性,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我们针对这些目标对象,主要是一种概念上的方式,或者是地理上针对性的方式,或者是针对行为的方式,所有这些针对性的广告方式,它仅仅是理想的广告方式的一个方面,在西方市场上,驱动力主要是收费方式的不同,比如说针对点击率的收费方式,这种方式主要是由搜索引擎所决定的。在中国主要的在线广告市场是由内容的网络所决定的,而不是由搜索引擎所决定的。

  在未来,当我们这种针对性的广告方式和技术被开发出来之后,会有更多的针对性的方式,比如说会有更多的针对性的广告出现的机会,中国的在线广告市场会有所改变。但是在目前,这个市场应该是针对那些绩效方式所衡量的,这是中国的一个特点。我们现在正在做很多的事情,我们有些合作伙伴和我们一起进行这方面的工作,这里的几位专家也是中国互联网移动广告的一些先驱,我们需要去听一下他们的意见。

  Simon ADRIATICO:我同意刚才您说的这些说法,我想说的是关于中国的市场和西方的市场有所区别的地方,第一就是它的规模,可以说中国的情况比较独特,是一个独特的环境,比如说我们看到在中国有很多的内容提供者,比如说我们有几家门户网站,还有搜索引擎。在中国我们被称为是一个公民阶段,我们有很多人口,中国的消费者在做出决策决定的时候,是很受到网上社区的影响,特别是互联网人群对他有所影响。这样的话我就想到了为什么会有很多的媒体出现,我们也谈到了各种不同的广告模式,我们要去考虑一些互动性的广告方式,它会变得越来越具有影响,人们所做的事情有一些间接的去影响他去购物的方式。

  王颖:在过去,中国的这些市场营销方式和西方有什么不同,在美国这些在线营销主要是技术驱动的,因为互联网的容量是比较高质量的,所以大家只要一双击,他们会依靠技术,在中国很多的高质量的流量主要是由门户网站所决定的,这些广告主不愿意去根据CPM的模式付钱,所以我们看到这些流量,广告主主要是想基于交易量付费,就像电子商务一样。在中国还有一些资源驱动的模式,有很多考虑自己的存量问题。

  纪景姝:您也是一个企业家,而且您也做网上的市场营销,您的服务一开始是什么样的模式?是什么样的概念?在中国市场上有不同的做法吗?

  T.R. HARRINGTON:我想说中国是一个成本驱动的市场,你需要去建立你的模型,你基于最低的成本,很难去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长期的模型。有很多人动不动就破产了,不在这个业内干了,我们要去关注于如何去创造更多的价值,特别是现有的预算,无论什么样的广告主,发现你针对的市场对象,你要去利用这些数据,去找出一些比较明智的人,利用这些技术来使得你的产品更加具有吸引力,来提供一些优化的做法,这是基于数据驱动的这个市场营销方式,它能够带来更多的价值。而且能够确保你的成本最低。现在的广告主都想获得更多的销售量,显然的话你必须要降低成本,但同样你还要考虑销售量的问题,你要去增加你的销售量,同时利用现有的预算来降低成本。

  纪景姝:Kenn,你有什么看法?

  Kenn Bermer:我不想重复各位所说的评论了,我想在一些方面中国的市场营销相对比较容易一些,比西方更容易一些。我想我们在中国所有的,这些消费者适应这些广告可以说更快一些,我不知道这样的趋势是怎样形成的,可以说这些消费者比较愿意去适应这些方式,中国的消费者更愿意去相信它、去接受它,这比西方的消费者更容易接受。当然市场也在不断的改变,在中国的变化是非常快的,这跟Simon说的是一样的,网上的人群超过了很多国家的总人口数,所以说人们的广告对象人数很多。

  另外一个容易的方面就是我想针对性的广告可能更有效,我想中国的大众市场可以说更大一些,而且受的限制更小,总体来说广告是可负担得起的,大家都提到预算的问题,市场营销在中国总体来讲是比较低的,大家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这一点比美国可以做的更多。

  纪景姝:市场营销在中国是一个发展比较快的领域,我想是不是有什么更多的模式跟在座的听众分享?

  Simon ADRIATICO:我想有很多的模式大家都在进行创新,我们想去获得更多的投资回报率,比如说针对一个特定市场去进行广告,我们去针对这一市场的人群情况,建立一些互信关系。在海外有一个项目,就是他把他的广告做在了facebook上,让大家去寻找志趣相同的朋友。这些创新性的方式,可以说每个广告主都要去理解这些对象的价值观是什么,他们做什么事情,然后把他们的信息和这些受众的信息爱好联系起来,这样才能够是一个获胜的应用。

  纪景姝:还有没有一些创新性的模式?Kenn,你怎么看?

  Kenn Bermer:现在我最喜欢的一个广告模式就是最近的一些情况,现在广告不像广告了,这是比较具有创新性的,比如说社交网络,有时候让人感觉它不是在做广告,只是一个建议你去做什么事情。它经常会给我一些有用的建议,比如说这些广告给我的信息之后,我就说我想去看这个电影,或者去这个音乐厅,这样的话就能够更好的去接近客户,它不像在做广告,如果像广告的话,人们就说这是广告,我不去买它;但是这种模式的话,人们可能觉得这些信息很有用,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有iPhone,通过你的iPhone也可以获得很多信息,这些信息中也有很多广告,有时候我会让朋友用我的iPhone手机,他们发现其中有一些小的游,这些小游戏能够帮助iPhone去销售它的产品,它看起来不是广告,它给了人们很多的乐趣,但是它其实就是广告,

  王颖:我想在美国新的趋势,就是通过社交网络,为什么说facebook和Twitter有很大的吸引力,中国的营销网络和美国的营销不同,但是中国确实出现了很多社交网站和论坛地,他们会非常自然的成为一些意见领袖,这些意见领袖就影响了这些网站上的人们。所以我认为这些软营销也是比较强有力的,广告看起来并不像广告。

  纪景姝:有很多创新的说法、创新的做法,张先生,您怎么看市场上的发展?

  张向宁:互联网广告并不像广告,这是一个方面,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我们想让广告不那么烦人,在过去很多广告是比较打扰人的,使大家分心,比如说你正在看电视的时候,有一些商业广告会出现在你看的电视节目里面,在互联网上还有一些Flash,一个整页的广告盖住了你想浏览的内容,这是一个方面。在以后我们会有一种更加使用客户注意力的广告方式。实际上谷歌搜索引擎的广告方式也是一个例子,这些广告和人们感兴趣的内容结合起来,这样我们就做成了一个网络。当人们需要广告的时候,这些广告就能够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些广告实际上也是一种信息,人们可能有时候也需要这种信息,有时候对于这些人来讲,当你需要某些信息的时候它出现了,你会感觉这些信息很宝贵。所以我们应该把这些改变成对用户有用的信息,而不是仅仅想做广告,想去把东西卖给大家。这是我认为在线网络营销未来所比较光辉的一个方面。

  纪景姝:还有来自于互联网营销的公司,对你们公司来讲,你怎么样保持你的竞争优势来超过你的对手?

  T.R. HARRINGTON:我并不想回顾过去,我想展望将来,你不能太关注过去的事情,要确定自己的策略、自己的愿景,要在市场上不断的前进,要找一些方式验证,使得客户对里能够有所反应。我们今天所说的东西都包括了一个核心理念,我们所相信的一个核心理念,也就是说最好不要需打扰别人,最好能够找一些方式能够把客户所做的事情结合起来。现在我们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无论是社会来讲还是业务来讲,一个方面就是客户驱动的,你有一个问题,搜索引擎会帮你回答这个问题。当我们在线的时候,有时候可能是我们想象的一些人士,他会让你去搜寻互联网。1997年开始在美国有了BBS,当时上面有很多的问题,比如说特定的产品、特定的服务,上面也有回答,有些回答也给人们指出了一个正确的方向,但是又不是干扰了人们的生活。所以我们这样去做广告,使得广告不像广告,就能够满足人们的需要,这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不仅仅是速度的问题,我们希望把所有的东西越自动化越好,有太多太多的技术,但还是有50%是有人工来做的。但是我想我们希望整个市场是基于整个消费者在做什么,他们在想什么,怎么样来改善、提升。

  纪景姝:另外一个问题请问Simon ADRIATICO,我见过很多P1.CN的人,他们都说P1是一个社交网络,有的时候大家都说P1在做网络营销的时候也很厉害,你觉得你做了什么样子的营销呢?

  Simon ADRIATICO: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的一个角色,我们在跟已有的这些消费者进行对话,在寻找创造新的关系,比如说像你这样子的人,我们希望找到这些人,然后支持他们,给他们提供他们喜欢的东西,不管是在线上还是在线下。从营销的方面来讲,我们特别关注的人群就是新贵,他们可能会更加关注一些奢侈品品牌,或者是去哪里玩儿,他们都可以加入到整个对话当中影响他们,因为这个就是口碑的问题。而人们愿意把这种口碑传播出去,传播开来,我们可以在很多的点来影响客户,不管是通过数据还是通过博客,还是通过移动电话,最主要的就是有效的来管理。

  纪景姝:你多少会员?

  Simon ADRIATICO:60万。

  纪景姝:只有两年的发展就有60万会员,关于营销方面我们对未来非常有信心。我想讨论一下在这个行业当中将会面临的问题和障碍。

  Kenn Bermer:我都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了,关于这些障碍要跟我们之前讲到的其中一个障碍,就是说服这些消费者,你的目标人群是正确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可以看到网络的演变,我们可以吸取以前的教训,我们知道不该做什么。所以基本上来说,我们已经知道了很多的网络使用者在看广告的时候,他们觉得这都是假的,你想要骗他们,而不是说要帮助他们。所以要说服消费者还是困难的,中国的消费者他们适应的也很快,在中国做起来反而更容易。

  另外一点障碍就是取决于我们的业务在哪里,谁是我们的目标消费群体,基本上来说全世界的商务已经是全球化的了,你没办法躲避,特别是网络是国际化的,如果我想要销售一个产品或者是服务,要把它销售到一个跟我语言不同的地方,那这个就是一个障碍。我想在中国,因为英语我们现在在中国,而这个专家小组都是在讲英文,英文是很广泛被接受、认可的,所以想要用英语来推广产品的话,可能不会太困难。但如果我是一个外国的公司,如果你是一个中国的公司,想要推广到海外公司,这就是一个文化以及语言的障碍。今天早上我也讲到了这一天,就是现在的成人他们的想法就是要在网上购买产品,或者是在网上寻找产品,而这个想法是推动了网站的发展。企业也在说服自己在网上进行营销,因为人们愿意相信网络,并在网上寻找、购买产品和服务。

  纪景姝:张先生,你觉得到现在为止,网上营销最大的挑战是什么?从你的角度来讲?

  张向宁:我觉得对于这些广告公司、营销公司来说,对他们最大的障碍就是在中国建立出版商的很好的关系,我跟很多的消费者都有减免,他们有很好的平台,提供一些比较的营销战略。但是在中国,如果你要市场上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保持跟主要几个发布的网站有良好的关系,比如说新浪、腾讯,所以这是一个竞争非常大的市场,是外行人没有办法想象的。比如OYES这个公司,他们跟很多的门户网站都有关系,而且他们也花了很多的钱,获得了很多公司的一部分货物,其他的广告公司也在试图做同样的事情,他们想要提高跟这些门户网站购买的数量,真的是非常大的竞争,他们都在试图获得更大的份额,从这些门户网站当中获得更大的份额。很多国外的或者是西方的广告提供者,他们可能有这样一个障碍,就是进入中国的障碍,这是第一点,当然还有其他的元素,我要留给其他的专家来讲。

  纪景姝:谢谢,Simon,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Simon ADRIATICO:很多的公司现在都在专家小组当中,我们是比较小的公司,我们会有更加直接的方式来进行营销,或者是可以这么说,有很大的集团,而他们作为一个整体,是一个巨大的障碍,他们必须要走开我们才能够前进,其中一个障碍对于网上营销来说,就是不要被那些巨大的推动的营销手段所影响,而要进行小型的发布会,进行一种互信的、长期的关系,而不是发出最大的声音。

  T.R. HARRINGTON:我有好多好多的挑战可以讲,但是我会讲其中最重要的两点教育。网络营销是什么?中国网络营销的规模还是非常年轻,我们才刚刚开始看到营销这个职位,而营销跟广告是两样东西,他们衡量的并不是相同的东西,所以这里有一个基础设施建立的过程,还有就是教育当然要有,特别是对于这些数字广告公司来说。而他们是在进行给客户的咨询工作,所以在这方面有很多的增长,如果教育可以跟上来,我们会有更多的预算,有了更多的预算会有更多的开发,人们就会进来。还有就是标准,我们有一个国际的广告标准,不同的公司、不同的海报等等,中国还没有任何的标准,每一个网站都可以是量身定做,有不同的广告,所以你很难来管理他们,每一个东西都是自制的,都是定制的。这个当然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它还是一个问题。

  另外一点就是我们看到新的业务模式正在出现,改变了我们的营销模式,五年前进入西方的营销公司,如果你说我们的目标是7-10岁的人,我们希望在一个季度之内就获得200万收入的话,而你又不是可口可乐或者是百事可乐,人们会想说你是疯了,但是现在这种网上游戏的公司他们可以做得到,他们要求你完全改变网上营销的方式,所以这里有很多嵌入游戏的广告、营销等等,所以挑战很多,机会也很多。

  纪景姝:现在营销是一个非常活跃的方式,在你来讲,你觉得哪里有机会可以进行投资?关于网上营销。

  王颖:基本上我觉得在社交网络方面有很多的机会,收入会继续增加,它会依赖于我们的电子商务,而网上营销来说,我们看到的是更好的技术,我们需要更好的技术。对于未来有哪些催化剂呢?技术才可以把中国的网上营销更加推动,以前是再行为目标,它是依赖于人而不是网站;但是现在不管你是在哪个网站,都会有行为分析,他们会给你特定的一些广告。另外一个技术,对于广告商来说,他们有很多方式来进行网上的营销,SEO、SEM,还有跳出的窗口、社交网络,有各种各样不同的选择。关于它是一个系统性的项目,我们想要的技术就是要帮助这些广告商来量化效率的数字,不同渠道给你带来的收入是什么,然后优化这些结果,并使用一种更容易让人看得懂的方式来提供给用户。

  纪景姝:Kenn,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机会在哪里?

  Kenn Bermer:我已经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纪景姝:T.R.、Simon,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Simon ADRIATICO:我觉得你讲的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就是衡量哪种渠道是最好的,T.R.一开始也讲到了,我们要做更加智能的营销,您要让客户看到你推广之后的结果和利润,它会直接影响到营销的预算和产品,这个可能是一个技术的方面,它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张向宁:我们的公司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我也在做一些投资,对于网上营销来说,最好的机会当然是在内部了,我想其中一个方面就是反盗版,或者是反盗窃,因为这一方面在中国是影响了中国的市场,严重的影响了中国市场,我想很多的网上营销公司,还有网上营销网站他们给广告商提供的东西,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确,特别是对SME的这些广告商来讲,他们可能会请一些流量的分析系统,会使用一些流量的分析系统,这些流量分析系统就会分析一下主要的广告商,但是大多数的人并没有使用这些,谷歌、还有其他的公司当然会提供一定的分析系统,但并没有被市场很好的采取应用,这是一个现状,我们需要其他的公司来开发并且推动这样的服务,这样市场的网上营销的流量才能够被更好的分析和追踪。

  纪景姝:刚才我们进行了一个非常好的环节,下面就是问答环节,看看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

  提问:我这里有一个问题,互联网时代又称为后媒体时代,但是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所有的人都是传播者,都是发布者,但是同时也都是使用者。我们在传播的时候,如果将这些分散的分众转化为一个可控的聚众来进行传播?这里面还有一个子命题就是,我们如何去有效的抓住这个传播点?

  Simon ADRIATICO:网络当然已经被整个社会所接受,这就是我们所做的,找出那些会受到影响的人,找出一种渠道可以来跟他们讲他们的语言,知道他们的价值观是什么,当然网络互联网是一点一点的,集成一个整体,我们可以来为人们创造一个很好的环境,让他们进来,然后再进行营销。

  T.R. HARRINGTON:我两个方面来讲这个问题,正面的来讲,我们的推动,比如说百事可乐,他们现在做了很多的广告板,让消费者来给我们提供很多的想法,而消费者参与到电视广告或者是网上营销当中。另外一点,你必须要很小心的来管理你的品牌在网上被说成了什么,比如说CIC数据,他们在衡量网上的口碑怎么样,因为有的时候有的事情可以是非常的负面,而且很快的就非常的负面,所以你必须有策略来控制你自己的信誉,有些丑闻可能在网上传播很快,公司不能够很快的反应去控制这种损害,所以负面效应会放大很快。这样的话有时候可能太晚了,但是我们也有一些积极的方法,比如说我们会积极的卷入,我们会以更便宜的方式处理,我想最好的想法是来自于这些消费者,他们知道他们所需要的内容,他们可能不会描述它,但是他们会给你一些核心的概念,你应该怎么去做。

  提问:我想补充一点内容,关于市场营销方面,在世界各地市场营销都会有一些问题,无论是什么样的问题。在中国可以说关于很多的门户网站,他们也有一些根据时间去做光嘎,盖有监管环境方面的问题,他们有什么样的作用,比如说政府打击虚假广告等等,这个政策方面也很重要。

  T.R. HARRINGTON:如何来管理一些欺诈性的点击率,我们有一些矩阵图来衡量一些东西,比如说仅仅靠点击率不知道,谷歌不知道,百度也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是不是有真正的欺诈还是点击,当他是否去下载、是否去分享、是否去购买东西,这些东西都不会是假的,比如说有些人点击了这些关键词,有时间他不去购买,显然他不是有效的客户。如果你要是看中点击率的问题,你就会关注它是不是真实的。比如说我们想去看一下门户网站显示的内容,可以说没有第三方来衡量做出了多少的点击,这些只是门户网站告诉你多少,有时候我们要考虑一些合理的,别不是一些真正的点击率,所以我们也有一些矩阵图,特别是关于品牌方面,有时候也很难去控制这方面的点击率的问题。

  张向宁: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是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我自己也很怀疑有一些网站,特别是他们提出的每个点击率的成本,他们向客户报告的这些数据,我有所怀疑。我想在中国市场上,很多客户都关注这些问题,现在我想说这也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我们也和这些管理部门商讨过,比如说和中国互联网协会商讨过,去制定一些相应的立法或者一些标准来规范整个行业,或者我们也在因为一些协调工作,和中国互联网协会进行协调,来制定一些指导方针,划一些线,在这个范围内人们可以去遵守一定要标准的规格做法,但是目前还不是太成功。

  Simon ADRIATICO:我也同意您的说法,我们需要更多的矩阵图,需要更多的标准,但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这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你的品牌有什么样的评论,这个可能有说的,也有说坏的,一些例外的情况如何进行管理,我的观点就是在互联网上,我们需要一些更好的标准,需要一些更好的分析确认模式。

  纪景姝:好,最后一个问题。

  提问:谢谢,我的问题是目前SMS发展很快,我们也看到很多个人也进行这些营销的做法,比如说一些著名的博客也可以做一些广告,他们有很多的点击者;关于这些个人在线营销方面,和这些专业机构进行的在线营销有什么样的区别?他们有什么样的机会?谢谢。

  Simon ADRIATICO: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们应该花时间讨论这个问题,可以说博客有很大的影响力,确实也有一些广告的做法,比如说他们会有一些T恤衫或者是商品销售的广告。我认为它可能都是一个整合性的,这种在线营销包括了各个方面,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要去干扰别人,不要去影响别人,这是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有一些活动,有时候让我们的客户去给他们一些信息,有些信息是以会员为基础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会给他一些特定的信息。有些时候这些营销工具也包括了这些个人的博客等等这些方面。

  张向宁:几天前我有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他问我你是否有博客,因为他认为他要去促销一些商品,他想让我给他写一切东西,让我帮助他在我的博客上促销他的东西。我想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就是你个人的意见、你的评论、你的想法能够在整个社区被传播,但是另一个模式我们所谈论的就是广告模式,这种广告模式大部分就是统一的体系,个人会成为一个出版商,你可以就事去进行交易,把个人的出版商之间进行交易,就像真正的出版商一样,所以这些个人可以去分享它的收益,从这种统一的广告平台上去获得他的收益。

  纪景姝:谢谢各位专家所做的精彩演讲,这个小组论坛就到此结束,我们对于在线营销市场方面,我希望在座的各位用一句话来进行总结,每个人给一句话。因为我们这个精英会主要的目的是促进中国的创业精神,所以在这次讨论结束之前,我想让每个人给大家一句话,就这个在线营销方面。

  Simon ADRIATICO:我想说,如果大家听了今天的讨论,我们也有一些社会营销的讨论,你要去知道你的客户、你的产品、你的服务,你要去进行适应,不要去模仿别人,去看一下你真正的市场目标是什么。

  张向宁:这是一个比较实际的评论,我想要去设立一些障碍,比如说一开始你可能比较有创新力,但是你不能够使得客户长期的去喜爱你的产品,这样的话就会出现问题,这是一个方面,对于市场营销公司来讲的话是比较困难的,但是这点非常重要。

  T.R. HARRINGTON:最终的成功是在于你的开始,你要去花时间考虑你要去做什么样的事情,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有什么样的信息去传达,衡量你所做的效益如何,你不能够做一些所有的事情,你要去有所专注,去看一下这些核心的价值论断,然后不断的向前进。

  王颖:你永远不会完美,没有说没有瑕疵的东西,可以说其实有瑕疵也超过了完美的东西,如果你有好的技术、好的产业,那么就也和我们北极光进行合作。

  Kenn Bermer:好的产品、好的技术只有我们公司,显然大家都对这种电子营销都比较感兴趣,这是为什么我们参加今天的会议,但是补牙去低估它的重要性,不要去预算不足,不要去在公司内部随便让一个人去做,它实际上是一个每一个业务的组成部分,它是一个整合性的机构,不要低估它的作用。

  纪景姝:谢谢。


猜你喜欢

-->
比特微信账号
比特微信账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Chinabyte

返回首页 长微博 返回顶部